第 017 期:智能合约平台有没有网络效应?

通过文章小助手

第 017 期:智能合约平台有没有网络效应?

下载黄金原野APP赢取现金红包

第 017 期:智能合约平台有没有网络效应?

加密观察 // 数据叙事 // 理念表达

撰文 | 马烈

第 017 期:智能合约平台有没有网络效应?

* 本期内容整理自我的一次语音分享,相对口语化。

Multicoin Capital 的 Kyle 写过一篇文章,叫 The Smart Contract Network Effect Fallacy,即智能合约网络效应的谬误,核心思想是智能合约平台没有网络效应。

在人们谈只能合约平台网络效应的时候,常把它们看作是操作系统。我们知道,操作系统是有网络效应的。

以太坊最开始的定位就是做世界级计算机,EOS 里的 OS 也暗示着它的定位。把智能合约平台比作是操作系统似乎没毛病,因此智能合约平台有网络效应也似乎没毛病。

但是 Kyle 认为有毛病。他提出,智能合约平台更像编程语言而非操作系统。它就像编程语言那样没有网络效应。

他认为,操作系统是有排他性的,但是区块链不一样。

从需求层面,用户不必关心他正在使用的区块链或代币。无论基础技术平台如何,所有的 Dapp 都能正常工作。所有区块链和代币的复杂性都将被抽象掉。

在供给层面,通过任何两个智能合约平台,代币可以在不同区块链之间流动。ETH 代币不受制于以太坊;EOS 代币能够在 NEO 区块链使用;Tezos 代币能够在 WAVES 区块链使用等。跨链将使区块链之间的竞争更加公平。

在安全层面,区块链的网络安全的风险可以通过锚定交叉链来降低。例如科摩多链的将自身锚定到比特币区块链,来提高安全性。Kyle 认为随着时间推移,作为降低风险的一种方式,我们将逐渐看到更多的公链把自己锚定到其它区块链。

基于以上理由,Kyle 认为区块链和操作系统不一样。

如果用户都不关心底层区块链,代币可以实时无缝地进行交易,代币本身可以跨链转移,并且还能保证网络的安全性,那么公链之间还存在哪些差别呢?Kyle 认为答案是开发工具和治理机制。

然后 Kyle 论证了开发工具为什么没有网络效应,治理机制一直未实现以及没有链上治理机制的很多开源项目都发展的不错,因而不值得考虑。最后结论为,智能合约平台更像编程语言而非操作系统,它没有网络效应。

我认为 Kyle 犯了几个错误。

第一个错误:Kyle 反驳了智能合约平台像操作系统的观点,这个我也有一定的认同,但驳倒了操作系统论并不能因此否定智能合约平台的网络效应,不然就是稻草人谬误。

我这里提出我的一个类比——智能合约平台就像城市。从网络视角看,每个城市都是节点组成的网络。城市越繁荣,就会吸引更多的节点加入,因为这个城市里由更多合作和发展的机会。虽然跨连解决城市的连接问题,把各个城市连接成更大的城市网络,消除各个城市间的隔阂,但是实际上我们看到的是随着交通的便利,城市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高铁修好后,人才会更多地向大城市涌入,而不是相反。

为什么会这样?一方面,交通是有成本的,也就是说交易是有成本的,而跨链交易更像是城市之间的交通,它的成本一般是高于在城市内的交通的,因此跨链的成本导致大家更想待在同一个平台来降低交易的成本,所以当跨链的高速公路开通后,大家反而会都来到大城市——反正小城市能在需要时随时回去;另一方面,数据表明城市在社会经济领域,如专利数量、公司数量等与城市规模呈现 1.15 倍的超线性关系——也就是说,一个城市规模越大,它的创新能力越强。Dapp 就像开在城市的公司,虽然好的 Dapp 一定会像公司一样选择在发展好或有潜力的多个城市布局,但它也会像好的公司一样,一定扎堆在大城市。

这就是我的第一个观点——智能合约平台不像操作系统那么隔绝,但它像城市,所以依然有网络效应。

我不认同 Kyle 的第二点是,哪怕主要差异在开发工具上,智能合约平台在我看来并不是完全没有网络效应。Dan Zuller 写过一篇文章,叫做 Understanding Monetary Premiums in Programmable Value Networks,论述了开发者对加密货币溢价的影响。

他指出,货币资产背后除了有物质资本支撑,还需要有社会资本支撑。物质资本,就是一些实物资产;社会资本指的是在特定社会中生活和工作的人之间的关系网络。

其中开发者是加密网络的重要部分,是社会资本发展所必需的。如果开发者出于某些原因离开某个网络,那么该网络的安全性、未来发展潜力等将受到挑战。我想说的是,开发工具看起来是没有网络效应的,但围绕着它而建立的开发者社区是有网络效应的——开发者在其中有他们相互的人际关系,共同认同感,共同理解,共同规范,共同价值观,信任、合作和互惠等。

因此,我认为就算只是开发工具上的差异,只要构建良好的开发者社区,社区的网络效应也会将价值传递到智能合约平台上。

第三点,我认为 Kyle 写上面文章时对治理的影响可能有所低估。比如,在近期刚结束的柏林以太坊黑客松上,项目提交数最多的是 DeFi,其次就是 DAO,我把图片发在下面。根据我最近的观察,链上治理的 DAO 最近有复兴迹象。但关于 DAO 对智能合约平台的影响,我还在思考,有心得再做分享。

第 017 期:智能合约平台有没有网络效应?

总结一下。我认为智能合约平台是有网络效应的。一方面,开发者的社会网络是有网络效应的,而开发者是智能合约平台极为重要的一部分;另一方面,智能合约平台在网络形态上非常类似城市,事实证明后者是有很强网络效应的。

最后做个广告。我做了个付费的产品或者说知识服务,叫做「加密世界」,我会在里面分享我对行业的最新认知、对项目的理解、对市场的观察以及投资理念等方面的内容以及向我提问,像今天分享的内容,其实全部都在「加密世界」分享过,我只是把它们摘出来整理了一下。其实我希望加入「加密世界」的人都能如此,通过我分享的内容整合出自己的认知。

第 017 期:智能合约平台有没有网络效应?

第 017 期:智能合约平台有没有网络效应?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

扫一扫或点击黄金原野下载APP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你与前沿金融只差一个AAI ( AAI Finance)

AAI Finance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我们不承担任何技术及版权问题,且不对内容负法律责任,为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不完整之处或侵犯版权请与我们联系。

关于作者

文章小助手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